一天粗工逾12小時 弱勢兒少為扛生計不上學

社工:孩子不斷告訴我,我家沒有錢!

       根據台灣世界展望會最新統計,2023年在全會服務的4.5萬名弱勢兒童中,約有5,800名國中以上的孩子需要半工半讀支撐生活所需,這一數字比去年增加了429人,近一步分析他們的工作種類,則有超過6成從事服務類工作、有3成是勞務工作,還有近6成兒少必須在學期間打工,而其中約1,200名是弱勢的低薪勞動者,薪資甚至未達法定標準,且人數還比去年還多201人。

 

季節性粗工 無勞健保 無最低薪資

       台灣世界展望會東區辦事處社工督導劉雅萍說,在花東,孩子最常從事「季節性粗工」,例如農曆年前是花東地區檳榔的產季,家裡貧困的孩子會在假日時幫忙從山上揹檳榔下山,回到行口(集散點)還要整理,拿給部落零工媽媽處理,部落婦女剪檳榔1公斤的檳榔才賺10塊錢,孩子也不只是當搬運工,還要在行口幫忙整理檳榔,工時長也辛苦,工作一整天只有1,200元工資;現在是溫泉季節,溫泉觀光區有房務整理的需求,也都是孩子會從事的工作。

       小龍(化名)今年高二,是台灣世界展望會幫助的兒少,劉雅萍說,貧困的孩子十分重視珍惜可以工作領錢的機會,加上因為檳榔有產季限制,能工作的時機只有這幾個月,「所以當老闆有工作機會時,孩子就會想著有工作機會能去賺錢,乾脆先請假不上學!」不過孩子多是領日薪,加上工時又長,平均下來,可領的錢根本不到最低薪資,而且這種臨時性的工作,根本沒有勞健保的保障!

 

內建農民曆 只為求得工作機會

        小安(化名)原本很喜歡打籃球,還參加了台灣世界展望會的「籃海計畫」培訓,有固定的練球時間。劉雅萍說,有一次小安要請假無法練球,問起原因竟是要去打工整理西瓜田,「他說一早五點鐘就要出門,一直工作到下午四五點,所以沒空練球了!但現在不是西瓜產季啊?」劉雅萍問小安。

       「西瓜開始進入生長季,所以要開始工作。」原來要打季節工的孩子,對於農產品的產季都有一定的了解,像是身體內建農民曆一樣,只因為在產季才有工作機會可以賺錢。劉雅萍鼓勵小安,不要要為了打工放棄運動和學習,小安只是不斷的回應:「我家沒有錢!」令人心疼又不捨!

       

展望會統計,全會服務的弱勢兒少中還有近500名兒少每星期需工作40小時以上,等於平均每天工作5小時,還有350名兒少是家庭經濟支持者,必須賺錢養家。

歲末年終,加入「紅包傳愛」活動,透過捐款幫助弱勢家庭的兒少穩定求學、穩定生活,一起成為他們長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