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選擇 / Language:English
購買義賣品 立即捐款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全文搜尋:
熱門關鍵字: 助學捐款送禮資助兒童水資源
  世界展望會logo

日期:2020/10/12 facebook line
COVID-19疫情衝擊全球 國際工作人員吐心聲

新冠疫情衝擊全球,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社區也受影響,且看國際工作人員分享斯里蘭卡、越南及馬拉威現況。 

世界展望會社區希望計畫

Q:社區目前的狀況與困境?

亞洲暨中東東歐組資深管理師彭逸如佳伊拉(Ja-Ela)社區位於首都可倫坡近郊,距離卡圖納耶卡國際機場(Katunayake International Airport)相當近,是個具有半都市色彩的社區。因此,當地居民多從事與旅遊業相關的服務業,如開計程車、在旅館工作等。旅遊業在疫情之下完全崩潰,大多數的旅館都停止營業或減少聘雇人員,導致家庭經濟受到直接衝擊。加上許多行業呈停滯狀態,許多在卡圖納耶卡加工出口區(Katunayake Export Processing Zone)工作的人也因此失業,間接或直接仰賴服飾業以維持生計的家庭也受到影響。另外也有許多在國外工作的移工被迫返國,家庭頓失收入。

兒童保護方面,由於學校關閉,社交聚會受到限制,孩子們與朋友相處的機會有限,也造成了社會心理問題,許多父母已經觀察到孩子們躁動不安。同時,斯里蘭卡在全國接獲通報、遭受殘酷虐待和家庭暴力的兒童人數有所增加。雖然目前沒有佳伊拉社區的案例,但由於大多數家庭住在小而擁擠的房屋中,兒童隨處移動的空間更加有限,我們認為當地兒童身處風險之中。

社區裡的孩子們在持續接受教育上也面臨困難。
設備好的學校能為學生提供線上教學,但只有家中擁有相關設備(手機、電腦)並且負擔得起相關費用(網路)的學生能從中受益。但這對脆弱社區裡的兒童來說,卻成為學習上的阻礙。

亞洲暨中東東歐組組長耿雙雙:在越南的安平(Yen Binh)社區內目前沒有案例,我們所服務的脆弱社區位處山區、缺乏基礎建設導致交通不便,相較之下較為偏僻,一般人也不會進入到社區中。因此原本造成資源缺乏、難以與外交流的地理位置在疫情之下反而成了天然屏障,讓兒童與居民受到保護,算是劣勢轉為優勢。而越南整體的疫情預防也算好。

非洲暨拉丁美洲組助理管理師曾偉韻:馬拉威的疫情較晚起飛,直到四月初才有確診案例,坎培薩(Khombedza)社區有三個境外移入的案例,病例新增的很慢,現在還不太能看出馬拉威所受到的影響有多深。

世界展望會社區希望計畫

Q:計畫團隊因疫情受到的影響?如何回應?

彭逸如:佳伊拉社區也有暫停一線工作,不過工作人員仍在家辦公,並且透過政府、教會、村落兒童發展委員會等實際在社區裡的夥伴持續執行工作,八月份才回到辦公室和一線工作。斯里蘭卡目前仍有嚴格的社交限制,大型聚會無法舉行,因此工作人員也得適應新的工作模式和規範,必須改變工作方式。另外,團隊也即時更改方案計畫以回應疫情,除了衛生健康相關的預防措施,也藉由發放糧食包等方式支持家庭生計。教育方面,佳伊拉社區希望團隊正在與學校當局討論,期盼改善學校線上教育的設備,讓孩子不因疫情中斷學習。

曾偉韻:坎培薩社區在四、五月的時候,因疫情影響狀況不明而暫停一線工作,改由電話監測。因應疫情,社區希望計畫團隊在社區協助設置洗手站或是培訓社區健康志工新冠肺炎疫情的相關知識,以傳遞給其他居民,同時也發送文宣。

耿雙雙:越南在疫情爆發之際因為政府封鎖,所以當地的社區希望計畫團隊也一併跟著政令實施封鎖措施,但安平社區沒有案例,算是安全。就我的觀察,團隊因應疫情多了許多彈性、創新的做法。像安平社區的團隊在封鎖期間,就新建立了Skype帳號、成立Facebook社團或是Zalo(越南熱門通訊軟體),透過數位的方式,讓當地主要執行的夥伴可以持續地與展望會溝通、進行線上訓練,並且回報社區情況,讓服務工作能夠持續進行。另一點很特別的是,越南目前也有群聚限制,然而社區儲蓄團體的成員認為儲蓄小組的幫助很大,不想停止,因此居民們自發性地將儲蓄團體拆成單位人數更小的小組,以持續進行。

Q:計畫服務的社區裡,哪個受到影響最大?

耿雙雙:這很難說耶,難以比較。

曾偉韻:很難說(點頭表示認同),可能現在認為是斯里蘭卡,但未來也許是馬拉威(抖)。馬拉威的確診案例與亞洲國家相比沒有那麼多,五月以前的病例都控制在一千多,雖然可能是因為檢測量不夠,然而從六月到八月卻突破四千個案例,所以病例數正在快速增長中,長遠來看,真的很難說。

彭逸如:就佳伊拉社區來說,這次受災最嚴重的地區是蘇杜韋拉(Suduwella)。這個地區約有13名吸毒的青年遭懷疑感染新冠肺炎,其中四個後來確診。因此該區遭嚴格封鎖將近兩個月。因涉及藥物濫用以及傳播新冠肺炎,蘇杜韋拉地區因而在媒體上受到加倍關注,對該區居民來說極為嚴重,更是對他們的侮辱。當地的孩子感到羞恥,不願公開表示他們來自該區,並且面臨標籤化、歧視等困境。封鎖期間,社區希望計畫團隊與教會合作,提供社區居民糧食包和衛生包,並持續關顧社區領袖及社區處境。該社區目前已解除封鎖,人們恢復日常生活,團隊也正在籌備提供社區心理急救,並在社區中開展防毒的相關宣導活動。

Q:對於社區在疫情下的未來看法?

彭逸如新冠肺炎疫情是全球最關心的議題,有不少國際資金投注其中,聚焦於開發疫苗。只有早日開發出有效而安全的疫苗,才能終止這場浩劫。然而,真正投注於發展中國家的防疫和回應的國際資金,少之又少,世界展望會是目前少數正在募款並執行第一線防疫與回應工作的機構。面對龐大的需求,我認為在我們所服務的社區中,就資金的角度而言,挑戰大過機會。不過相對樂觀的一點是,團隊長期想在社區推廣個人衛生習慣,疫情成為加強社區衛生意識和建立習慣的好機會。而在疫情可能長存的狀態下,發展中國家如何重拾生計、重新繼續教育以及發揮該有的兒童保護機制是目前最重要的工作。

耿雙雙:我對於未來的發展樂觀以待,目前社區因應疫情做了很多措施,例如越南的安平社區團隊就在學校重開之後,新建了許多洗手設施,疫情反而加速了一些原有工作。我也更看見我們的工作價值,像是世界展望會原本就透過社區希望計畫團隊執行的兒童社團、營養社團等服務工作,在疫情之下,工作人員能更方便、快速地將疫情宣導加入其中,原本即參與其中的社區家庭,都能獲得相關訊息。另外,安平社區的每一個市社都有防減災小組,原本多只聚焦在天災,但疫情也讓社區知道除了天災,他們對於疾病也要有應變措施。

曾偉韻:沒有這麼樂觀,因為整體大環境不好,過去資源就會被分散或集中到某些國家,援助不會因為他們變得更弱勢,而獲得更多資源,社區居民可能因為疫情使得生計受到影響,即便過去有了小小發展,現在因為疫情而倒退,但現在不會有更多資源、獲得更多幫助。像是非洲的觀光業占一半以上的收入,許多人在非洲以外的地方工作,疫情都間接影響到國內經濟與家庭生計。

非洲暨拉丁美洲組組長劉耀群:疫情案例整體都在往上提升,未來趨勢難以預測,對此抱持不樂觀態度。然而,社區希望計畫團隊在社區工作的模式是優勢,我們可以貼近社區,快速傳遞個人衛生相關的知識,但以長久生計和整體經濟來看,這關係到整體資源和國家穩定性,若是疫情持續,對於最脆弱的兒童和家庭的衝擊仍很大。

Q:服務工作者應抱持什麼樣的態度?


彭逸如:
(代表全體回答)新冠肺炎和我們曾經歷過、回應過的所有災害都不同,對全球各個層面都影響深遠。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可能都要面臨第一線的需求和狀況快速變化的情形,工作計畫將需要經常調整,無論是前線執行方案的團隊或是身在台灣辦公室的我們,都需要理解這樣的變化,並且保持彈性。

 

加入計畫

 

 
 
 

【TOP】

回消息公佈欄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