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乾淨水帶來轉變 行動響應 送水到非洲 我要資助
「得等兩個小時,才能輪到我在水井裝20公升的水,非常累人!很多人只好到附近的沼澤取水。孩子們上學也經常遲到,因為到水井或沼澤取水洗澡,都至少需要一至兩個小時。」24歲的塔巴利爾(Tabalile)說道。在非洲馬拉威(Malawi)的卡潘達村(Kapanda),因缺乏水資源,平時兒童及村民必須得至鄰近社區的水井取水。然而,隨著用水需求與日俱增,水井總是人滿為患,得耗費更多時間排隊等候取水,有時村民們甚至會因此起爭執。然而,卡潘達村附近沼澤的水源地因缺少防護設備,羊、豬和牛隻等動物都在此共用水源,造成汙染,飲用沼澤不潔水源的村民與孩童因而常感染腹瀉及水媒疾病,健康受到威脅……。
非洲約有3/4的面積分布於南、北回歸線之間,其中一半以上的地區為高溫少雨的乾燥氣候,終日炎熱。於2016年至2017年間,東部非洲因受氣候變遷影響,導致長期乾旱、水源枯竭;南蘇丹因衝突戰亂,許多水源地遭受人為破壞,使缺水危機更是雪上加霜。因著供水設備與技術有限,當地人們缺乏乾淨水源。為解決缺水困境,貧窮家庭的婦女與孩子們經常必須扛起取水一職,這取水路不僅顛簸又遙遠,更充滿著重重的挑戰與危機:

在非洲,傳統的取水方式為直接在地表挖洞取水。但接近地表的水質事實上較為混濁不淨,並且由於洞口往往缺少覆蓋或保護設施,造成兒童於取水時容易跌落、發生溺斃危險。在漫長的取水路途中,婦女與孩童亦可能成為動物(如鱷魚或蛇)或陌生人襲擊的對象,安全飽受威脅。

11歲的尚比亞(Zambia)女孩露絲(Ruth)為了取水,每天都需要翻過山丘,穿過一整片茂密的樹林,才能抵達取水的池塘。但往返走在狹窄的小路上,她時常會遇到許多難以避免的危險,因為在取水的回程中,露絲得將兩個裝滿水的大水桶放在頭頂,所以無法隨時注意地面的安全。「姊姊伊絲達(Exhidah)就曾在取水的路上被毒蛇咬傷,差一點死掉,」露絲說道。尤其每逢酷熱的夏天,蛇通常會出沒在陰涼的樹叢裡,特別是水池或水塘旁,讓露絲與當地許多孩子都感到非常害怕。

傳統的水源地因缺乏防護設備,易發生與牲畜混用水源及排泄物汙染。受汙染的水源易傳播寄生蟲,引起皮膚病、腹瀉、霍亂等疾病。此外,部分地區人民更因為缺乏正確如廁衛生觀念及淨水知識,導致環境加重汙染或誤飲不潔淨水源,連帶影響了居民與孩童的健康。

「我不喜歡這裡的水。」看著黃澄澄的汙水,9歲女孩都卡斯(Dorcas)說出多數在尚比亞(Zambia)布蘭達村(Bulanda)村民的心聲。此處的水源不僅與動物共用,水岸旁更滿是泥濘,淺淺的水坑卻混濁不見底。「稍早有群牛來喝水,才剛有隻牛跌了進去!」村民羅西亞(Rosina)說道,但這還不是最糟的,「三個禮拜前有隻狗溺死在水坑中,我們沒看到那隻狗,但沒多久水面浮出狗的毛皮。」儘管這池髒水就是健康最大的殺手,但村民們卻也別無選擇,因為這是全村唯一的水源。

因著水源的缺乏,貧窮家庭的婦女與孩子們必須長途跋涉往返取水,許多孩子為了取水而來不及上學、失去接受教育的機會;亦有些孩子因飲用不潔水源生病,或於取水途中發生了危險意外,而中斷上學的機會。

 

在尚比亞(Zambia),13歲的馬修斯(Matthews)很喜歡上學,更夢想有天成為一名飛行員,能夠飛往南非與各國,在雲端看看這個世界。不過,現在的他卻時常為了長途步行到水源地洗澡而來不及上學,無論他多麼早起趕到距離學校最近的水源地,仍趕不上學校的晨間活動而被老師責罰。想到因為缺乏便利的水源,每天都要面臨遲到、缺課等困境,馬修斯心裡總是非常難過……。

*數據資料來源:2017 UNICEF統計數據、2012年第六屆世界水資源論壇資料

3億4000萬人缺乏可安全飲用的水資源

5億人沒有堪用的衛生設備

逾60%
病患起因於飲用不潔淨水源

每年約有
180萬兒童因不潔淨水感染而死亡